欢迎您来到当阳科协综合平台

站内搜索:搜索

靠自然感染形成群体免疫,这可能吗?

浏览:265次 发布人:admin 发布时间:2020-03-18 15:32:20


群体免疫对于防止传染病在人群中爆发是个有力武器,但对于单独的个体,可以说是个伪命题。

IMG_0526(20200318-153454).JPG

群体免疫对无免疫力个体并不能形成特别保护 | 来源:Nature Medicine


作者 | 汤波 分子生物学博士


  英国提出“群体免疫”,遭学界狠批


随着中国疫情防控形势好转, 昨日(3月17日),驰援湖北的医疗队开始分批撤离。然而,与之相对的是,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加速蔓延,欧洲成为重灾区,意大利更是几近失控。


在严峻形势逼迫下,上周六(3月14日),英国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·瓦兰斯爵士对媒体透露,英政府将考虑让60%的英国民众感染新冠肺炎,以期获得“群体免疫”来应对新冠疫情的反复暴发。但遭到学界猛烈批评。


这位首席科学顾问解释称,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评估,新冠病毒疫情在亚洲、欧洲和美洲已难以遏制,这意味着在大规模可使用疫苗出现之前,新冠病毒将对英国构成长期威胁;而中国政府所采取的强隔离措施,只是暂时遏制病毒,一旦放开,病毒将很快卷土重来。


英国首相鲍里斯·约翰逊将该策略称为 “拖延(delay)”,英国卫生和社会事务大臣马特·汉考克则对媒体辩称,群体免疫并非政府的目标或政策,它只是一个科学概念,英国政府的目标是挽救生命,保护最脆弱的人群,并减轻对国家医疗体系的压力。


网上也有种种讨论其可行性的声音,比如,对轻症不予检测、不予收治,是否可以避免医疗资源挤兑,造成交叉感染,从而减缓病毒传播速率,提高重症治愈率?


但学界态度明确。3月14日当天,就有480多位英国科学家和30多位其他国家的科学家联名呼吁,英国政府应立即停止“群体免疫”,实施隔离政策,否则英国医疗系统将会因重症患者激增而陷入瘫痪。提高重症治愈率什么的当然更是免谈。


不过,话说回来,靠自然感染形成群体免疫,真的不可行吗?



  对于个体,群体免疫是个伪命题


这要从群体免疫的概念说起。群体免疫又被称为社区免疫,指在一个社区和群体里大部分个体都接种疫苗的情况下,传染病将无法持续传播,使得一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个体也获得了间接免疫保护。


也就是说,群体免疫的效果是保护少数脆弱个体,降低他们接触病毒的概率,最终大家要么免疫,要么不会遇到感染者,传染病消失。


理论上,群体免疫可以保护那些因为各种免疫力低下又无法接种的个体,比如新出生的婴儿、疫苗过敏的人、有艾滋病或癌症等免疫缺陷疾病患者等等。


不过,要实现群体免疫,需要接种人数达到一定的比例。一般接种比例越高,群体免疫效果越好。而且不同的传染病,要获得群体免疫的最低接种比例也各有不同。


简单来说,对于传染性越高的疾病,需要的接种比例越高。比如对天花病毒,只要80%以上的人口接种疫苗,就能实现全球根除(目前已根除)。而对于麻疹(计划到2020年在欧洲根除),世卫组织推荐的疫苗接种比例在95%以上。


这其中涉及一个传染力的概念,即基本传染数R0,表示在没有外力干预下,一个感染者平均能够传染给几个人。当R0>1时,传染病会一传十、十传百,迅速扩散;而当R0<1时,感染者要么痊愈,要么死亡,经其传播的下线感染者不到一人,传染病将逐渐消失。


接种疫苗,或者及时隔离,均可以降低单个感染者的传染力,使传染数R降到1以下,让疫情得到控制。(接种疫苗)就相当于形成了群体免疫。


通过自然感染,形成一定比例的免疫人口(去掉死亡人口),当然也能。前提是痊愈者确实获得了持久免疫。


对于新冠病毒,瓦兰斯爵士称,如果60%以上的英国人感染病毒获得免疫,即可形成群体免疫。


这一说法是否乐观估计了新冠病毒的R0,目前还不得而知。但是,这无疑是在让英国大半人口参与轮盘赌,虽然作为整体,死亡率可能不高,但对于个体,生命只有1或0,可没有中间值。

 


  反疫苗主义盛行,群体免疫始终存隐患

 

从前面分析我们看到,群体免疫只是能防止传染病在人群中爆发,逐步促成传染病根除。而对于那些未感染过病毒或未接种过疫苗的免疫低下者来说,一旦接触病毒,该感染还是会感染,并不能提供什么特别保护。


比如,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市,约95%的儿童都接种了麻疹疫苗,按理说已达到群体免疫标准,但是2008年当地还是发生了一起麻疹感染事件。一位未接种过麻疹疫苗的7岁小男孩从瑞士度假回到圣地亚哥后,被发现感染麻疹,导致当地839人被隔离,其中11人感染,包括一名尚未来得及接种的1岁婴儿。


可以说,除非传染病被根除,否则想要依靠群体免疫来保护自己,终究是不现实的


遗憾的是,由于受反疫苗主义的影响,一些欧美国家的家长找出各种理由不给孩子打疫苗,导致一些之前得到控制的传染病有抬头趋势。


据《欧洲临床微生物学和传染病》杂志上一项研究显示,在欧盟29个成员国中,有28个国家的麻疹疫苗接种率不到95%,像罗马利亚、意大利、法国和丹麦等国家甚至低于80%。


低疫苗接种率导致近年来欧盟麻疹总感染率呈上升趋势,其中2018年的感染人数超过1.2万例,接近于2015年3倍,其中约80%的感染者未接种疫苗。


这种情况在美国也曾出现,据美国疾控中心数据,2019年全美共有麻疹确诊病例1282人,这是1992年以来最高纪录,其中约73%来自纽约州,而且绝大多数感染病例均是未接种的人员。


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对于这次新冠疫情,曾经试图建立“反疫苗工作组”的美国总统川普, “突然爱上了疫苗”,在3月初的一次同10家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高管举行的会议中,敦促在“几个月”内开发出新冠疫苗。无知的言论令科学家很是受伤。


 

  过往群体免疫经验,不一定适用新冠病毒


依目前情况,即便我们有过一些群体免疫控制疫情的经验,瓦兰斯爵士所提及的群体免疫对新冠病毒也不一定有效。


对于人类来说,新冠病毒是非常新的病毒,我们才刚刚认识它们不久,有很多问题还没有答案。比如,被感染后会不会终生免疫,新冠病毒会不会像流感病毒一样频繁变异,这都关系到自然感染形成群体免疫的可能性。


对于第一个问题(持久免疫),3月14日,中国科学家在bioRxiv上发布了一篇预印本论文称,发现猴子感染新冠病毒后在体内能形成特异性抗体,可使其免受新冠病毒的再次感染。这对群体免疫似乎提供了一定的科学支持。


不过,这些抗体或免疫记忆能维持多长时间,是否像有些疫苗一样需要多次强化免疫,以及能否形成终生免疫,该研究并没有给出答案。另外,猴子实验的结果能否在人体重现,也不能完全确定。


另外一个是病毒变异。对于天花、麻疹等病毒变异率较小的病毒来说,群体免疫具有较大价值,但是对于流感病毒等容易变异的病毒则意义不大。因为病毒一旦变异,它原来在体内所形成的特异性抗体,对新的病毒变体可能就不再具有保护作用,不仅会导致所谓的群体免疫形同虚设,甚至可能导致好不容易研制出来的疫苗也功亏一篑。


虽然目前尚未发现新冠病毒发生过重大变异,一来可能与病毒暴发时间较短有关,二来可能因为目前缺乏有效的抗病毒药物和疫苗,新冠病毒没有面临强大的选择压力,不过这并不能保证新冠病毒将来不会发生新的重大变异。


根据瓦兰斯等人的推测,新冠病毒肺炎可能演变成一种季节性传染病,反复发作,那么病毒变异的概率将大大增加,群体免疫也只能是空谈。

 


  靠自然感染形成群体免疫,代价恐无法承受


那么从人类历史来看,自然感染形成群体免疫的情况又如何呢?


在自然感染情况下,一些被感染的个体的确能形成永久免疫力,如天花幸存者,一般不会再感染天花病毒。但历史上却很少有传染病是通过自然感染在人群中催生群体免疫的


因为那个代价是难以想象的,对传染力较强的疾病,近似于全军覆灭、只剩病愈后的免疫者。据学者估计,从15世纪末天花大爆发到疫苗出现天花终结之前,全球因为天花死亡的人数超过2亿。


因此,群体免疫最终还是要靠疫苗来实现


目前最乐观的估计,新冠肺炎疫苗研发成功并能大规模临床应用,至少需要1年以上时间,并且,需要实施严格的强制免疫,才能达到群体免疫所需的最低感染比例。


而在那之前,如果放任新冠病毒传播,无疑将面临惨重代价。


据统计,目前,新冠肺炎患者在中国的病死率约为4%,湖北以外地区病死率为0.9%,而意大利、伊朗和英国的病死率分别为7.3%、5.7%和2.2%。如果按瓦兰斯等人的推论,英国将有60~80%的人口最终感染新冠病毒,即约有4000万感染者,保守估计也将死亡40万人。


恐怕没有哪个现代化国家能够承受这种损失,没有哪个国家的民众能够容忍政府如此地不作为。


总而言之,群体免疫就是个十足的伪命题,靠自然感染获得群体免疫更是荒谬至极。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病毒,再好听的概念,都不能掩盖政府消极抗疫的事实。



注:针对多方批评,英国政府已于3月16日出台几项新规定,包括:疑似症状患者及其同住者自我隔离14天,不支持大型集会,老人等弱势群体自我隔离12周,提倡在家办公等。不过,官方并没有宣布关闭学校、酒吧等公共场所,对于世界卫生组织“加强病毒检测”的建议,也表示认同,但苦于资源有限、无法落实。


他们还号召劳斯莱斯等先进制造业企业,优先生产呼吸机等医疗设备。但这一切仍被一些评论者认为,措施“非常微弱”,无法打消公共疑虑。



(责编 高佩雯)

 

参考文献


  1. Anya van Wagtendonk. The UK backs away from “herd immunity” coronavirusproposal amid blowback. https://www.vox.com/world/2020/3/15/21180414/coronavirus-uk-herd-immunity-vallance-johnson.

  2. Peeples, L. Rethinking herd immunity. Nat Med 25, 1178–1180(2019). https://doi.org/10.1038/s41591-019-0515-2.

  3. Public request to take stronger measures of social distancing across theUK with immediate effect. http://maths.qmul.ac.uk/~vnicosia/UK_scientists_statement_on_coronavirus_measures.pdf

  4. Plans-Rubió P. Low percentages of measles vaccination coverage with twodoses of vaccine and low herd immunity levels explain measles incidence andpersistence of measles in the European Union in 2017-2018. Eur J Clin MicrobiolInfect Dis. 2019 Sep;38(9):1719-1729. doi: 10.1007/s10096-019-03604-0.

  5. Linlin Bao, Wei Deng, Hong Gao,et al. Reinfection couldnot occur in SARS-CoV-2 infected rhesus macaques. bioRxiv 2020.03.13.990226;doi: https://doi.org/10.1101/2020.03.13.990226.


本文经授权转自"科学辟谣平台"(Science_Facts)公众号